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新闻月刊!

010-52897789

客服工作日 9:00~20:30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中国新闻时政网 >>实时新闻 >>法制经纬 法制经纬

首次开罚单!科创板网下打新乱报价,6家机构被处罚

浏览: 编辑:中国新闻时政网 时间:2021/7/10 9:55:48
导读:原标题:首次开罚单!科创板网下打新乱报价,6家机构被处罚!监管下一步动作或是…7月9日晚间,上交所官网发布消息,对海乘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6家机构采取监管措施。近期,上交所有针对性地开展了网下询价合规 …
原标题:首次开罚单!科创板网下打新乱报价,6家机构被处罚!监管下一步动作或是…
7月9日晚间,上交所官网发布消息,对海乘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6家机构采取监管措施。
近期,上交所有针对性地开展了网下询价合规情况专项现场检查工作。根据检查结果,被罚的家等上述报价机构在参与科创板新股网下询价过程中,存在询价决策流程不规范、报价结果缺少研究支持与合理解释、内控制度和业务操作流程不完善等违反交易所业务规则与相关行业规范的行为。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上交所首次对IPO网下报价中出现的违规行为采取监管措施。上交所下一步还将研究优化有关制度机制,持续加强对网下投资者等参与主体的监督检查,依法从严处理科创板发行承销环节违规行为,引导构建科学、独立、客观、审慎的新股发行承销生态,切实维护科创板市场健康稳定发展。
据悉,监管部门对于询价机制如何进一步优化完善也在做进一步的研究。
6家机构网下打新违规
近期,上交所对大量网下报价明细数据进行了分析排查,根据排查结果,面向在一段时间内报价一致性较高的网下报价机构,有针对性地开展了询价合规情况专项现场检查。
根据检查结果,2021年7月5日,上交所对上海嘉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赫富投资有限公司、上海银叶投资有限公司、上海千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玖鹏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上海乘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作出予以监管警示的决定。
监管警示函通过上交所网站向市场公布,要求相关机构及时规范整改,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业务规则与行业规范要求,切实发挥机构投资者专业定价能力。
从检查情况看,上述报价机构在参与科创板新股网下询价过程中,存在询价决策流程不规范、报价结果缺少研究支持与合理解释、内控制度和业务操作流程不完善等违反交易所业务规则与相关行业规范的行为。
例如,部分机构询价相关岗位职责与权限分工不明晰,报价评估、决策及复核等内控程序存在缺失,询价当日未对报价相关人员的通讯设备进行管控,存在价格等关键信息泄露风险;部分机构报价内部研究不充分,定价模型不完备,定价过程存在依据不足、凭借主观经验判断等情况,未能体现出充分研究基础上理性报价,定价结果存在随意性。
监管发力规范网下打新
“注册制市场良好生态离不开各方共同建设与维护,参与科创板询价的网下投资者应当秉持‘四个敬畏,一个合力’的要求,强化规范意识、责任意识、风险意识,严格遵守科创板股票发行承销相关业务规则,遵循独立、客观、诚信的原则规范参与新股报价。”上交所表示。
目前,上交所已建立面向网下投资者的常态化监督检查机制:
一是对报价行为进行动态监测,对行为异常的机构进行不定期约谈、调研,强化监管要求;
二是对报价明细数据进行定期分析、排查,对报价一致性较高的投资者或行业影响力较大的投资者,开展约见谈话或现场检查,规范报价行为;
三是加强与中证协监管协作,形成工作合力,根据各自监管职责,对网下投资者报价违规行为依法从严监管。
注册制下新股发行市盈率分化加剧
今年以来,注册制之下的新股发行市盈率出现了显著分化。包括诺禾致源在内的多家公司的发行市盈率超过百倍,其中诺禾致源的发行市盈率高达231.51倍,同期披露的行业平均市盈率为35.67倍。
但是整体来看,发行市盈率走低的情况更加明显,多家公司发行市盈率不足15倍,晓鸣股份的发行市盈率仅有7.98倍。晓鸣股份招股书披露行业的平均市盈率为19.73倍,是发行市盈率的两倍多。
由于发行市盈率显著偏低,晓鸣股份上市首日股价大涨585.68%。
低价发行也带来一些公司募资严重不足预期。6月9日,科创板新股铁建重工网上申购。这家主营业务为掘进机装备、轨道交通设备和特种专业装备的公司,上市计划募资77.87亿元。
但是最终的发行公告显示,铁建重工的发行价为每股2.87元,对应募资金额为42.42亿元,计划募资额与实际募资额相差达到36.26亿元。
市场人士分析,注册制实行的新股询价制度和以往的核准制之下有显著区别,机构在其中体现的作用更加明显。
“科创板、创业板新股询价采取了强制剔除10%最高报价等制度,背后是防止‘三高’发行,但是也增加了机构压价的预期。”此前有投行人士接受券商中国记者采访时表示,“打新”过程中,中签是第一位,大家都会规避被作为无效报价剔除的风险,从而使得报价中枢下移。
不过,也有市场人士认为,机构报价偏低只是表象,背后则是新股大规模上市之后,供求关系的变化。二级市场对一些新上市的中小企业也不“感冒”,客观上也推动了机构询价报价上的谨慎。
但是,对于注册制之下新股定价制度的优化路径,去年以来已经多有探讨。去年,博时基金董事长江向阳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科创板目前最高10%的报价剔除规则,导致部分案例定价显著偏离公司基本面价值,建议引入长期投资人询价完善。
去年,上交所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网下投资者审慎参与科创板初步询价报价的通知》,规范科创板新股发行承销程序,促进网下投资者严格按照科学、独立、客观、审慎的原则参与网下询价。自2020年10月19日起,科创板网下IPO系统新增上线审慎了报价相关功能,就同一次科创板IPO发行,网下IPO系统至多记录同一网下投资者提交的2次初步询价报价记录。这意味着,科创板初步询价机构报价次数限制在2次。
目前科创板网下打新中机构存在的一些可能的违规行为也引起了监管关注。
据了解,下一步,上交所将研究优化有关制度机制,持续加强对网下投资者等参与主体的监督检查,依法从严处理科创板发行承销环节违规行为,引导构建科学、独立、客观、审慎的新股发行承销生态,切实维护科创板市场健康稳定发展。
据悉,监管部门对于询价机制如何进一步优化完善也在做进一步的研究。
责任编辑:刘德宾


责任编辑:
分享: